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关注我们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手机扫描直接访问
|
服务热线:400-12345678
| |
hot练习吴式太极拳的动作要领有哪些

  太极拳是现代很多人练习的一种运动,其实太极拳的种类也有很多,其中最常见的太极拳就有陈氏太极拳和吴 详细

太极拳一页秘史

0
回复
2094
查看
[复制链接]

1265

主题

1360

帖子

767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671
QQ
发表于 2015-6-5 16:3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杨露禅

    私家侦探

    香港“新派”武侠小说出现的契机,是一九五四年一月的一场打擂,相信读者们耳熟能详。正是“太极拳”和“白鹤拳”的这一次公开竞技,让港报领导预料武侠小说将升温,才安排梁羽生创作《龙虎斗京华》去做尝试。但若细问那一次打擂之详情如何,一般人怕就说不出了。

    有一点值得先行指出的是,以武侠小说见长之人,不一定真正懂得技击。民国时期的名家之中,除了平江不肖生精通拳术,郑证因舞得一手漂亮的九环大刀,还珠楼主懂得气功、点穴,余者皆不以武术显名。民国时期帮会林立,文武两不偏废,而作家习武尚罕见;待到社会稳定,自然更没人练把式了。后来的武侠名家,似乎只有温瑞安、云中岳和马云是真有功夫;梁羽生、金庸、卧龙生、司马翎、古龙、萧逸等都是“纸上谈兵”的文弱之人。大约就是因此,武侠小说的整体风格才会朝着“飞剑遥遥斩薄情”的方向发展,重写意而非写实。

    作家们的武林知识,基本是得自前人。譬如梁羽生创作《龙虎斗京华》时就是依照白羽的《偷拳》故事。崇祯年间,河南温县陈家沟的陈王廷研究各派拳法,开创陈氏太极拳,此后几经损益,由来孙(曾孙之孙)陈长兴将之定型。陈长兴赴冀南授业,察觉当地人杨露禅旁观偷练,而且卓有小成,非但不责怪他,反倒爱才收徒,破除“不传外姓弟子”的门规,将秘诀悉数相告。民间渲染此事,有谓杨露禅假装哑巴混进陈家当仆役,便是《偷拳》故事蓝本。梁羽生介绍太极拳时,特别提到杨露禅装哑一事,显系师承白羽。

    南北拳争夺地盘

    杨露禅后到北京开馆传授杨氏太极,门下有满族人吴全佑,而全佑之子鉴泉又据杨氏拳理自悟八十四式,创立吴氏太极拳。一九二四年,黄埔军校成立,校长蒋中正亲聘吴鉴泉长子吴公仪出任教官,向众学生传授太极拳法。一九三七年,吴公仪赴港创办鉴泉太极拳分社,后回上海接管总社,至一九四八年重返香港复社。

吴公仪一生风光,门下有的是社会名流,重履香港更是如日中天,进进出出都有人前呼后拥,派头十足。到一九五三年秋,他公开表示欢迎任何一派拳术家和他“研究”武学,不论何时何地。豪言甫出,便收到“白鹤拳”门下陈克夫的挑战。陈克夫早年学习西洋拳、洪拳和日本柔道,曾夺得香港拳击冠军,时任澳门“泰山健身学院”院长,是“白鹤拳”掌门吴肇钟的得意弟子。陈克夫这一出头,振奋了社会各界。须知港澳是南拳地盘,吴氏太极以北方门派而大收门徒,自然让人不甘。

    后来“澳门王”何贤提议双方将当日比赛门票收益全捐给澳门镜湖慈善会和同善堂,借善举消弭恩怨;不料当年十二月二十五日,九龙石硖尾木屋区不慎失火,五万余人无家可归,何贤又在元旦那天邀双方到新光酒楼会谈,提议将门票收益的百分之四十用作赈灾善款,而且率先拿出三万元。双方对善举自无异议,便由律师公证签字,言明拳脚无眼、各安天命。轰动一时的“吴公仪与陈克夫国术表演暨红伶义唱筹款大会”开始紧张筹备。因香港法律禁止公开斗殴,众人都同意到澳门新花园夜总会的池泳广场举行赛事。

    坊间的另一说法

    有关双方订约比武的进程,坊间尚有一说,谓香港《中声晚报》林姓记者跟吴公仪弟子相熟,听对方盛赞吴公仪武功了得,可以跟任何人士切磋,欲向吴氏确认,奈何两次往访皆不得见,问询拳社弟子,答曰:“当然,我们怕什么?”林记者便拿这充当吴公仪的亲口回复,登出“太极掌门人吴公仪欢迎与任何门派人士随时切磋”大标题,且将收到的谩骂、挑衅悉数转交拳社。其后六日,吴公仪命人致电报馆,强调其拳社一贯禁止门人和外人争论,更休论出手打斗。该报立刻登出更正启事,又出专文解释“切磋”云云实非吴氏之语。十余日后,林记者跟“白鹤拳”吴肇钟、陈克夫师徒饮茶,席间并有武侠小说家“我是山人”(黄威凤)等。众人谈到吴公仪之事,陈克夫称此行正是要跟他切磋一二。黄威凤分析太极、白鹤两派优劣,坚称陈克夫是最佳的挑战人选。再然后,便是何贤出面组织慈善比武,安排双方到新光酒楼一谈,由“鹰爪翻子拳”掌门刘法孟主会。新光酒楼总经理以吴公仪弟子身份,指出陈克夫的挑战有失公评。须知陈克夫和吴公仪非但地位不同,年龄更是悬殊。吴公仪长子吴大揆提议“白鹤拳”当由掌门人吴肇钟出面对阵吴公仪,而他本人实时就地迎战陈克夫。吴公仪则觉得筹措善款是仗义之举,没有理由推辞,就此接受陈克夫的挑战。

    该说法独有一点可疑:武侠小说家“我是山人”真名陈劲,而非黄威凤。又,镜湖医院的院长柯麟是中共地下党员,负责统战工作,自一九四六年接管医院,便邀大丰银行董事长、澳门中华商会主席、澳门政府立法委员会华人代表何贤兼任医院的慈善会值理。何贤是当时葡萄牙、中国和澳门公认的澳门华人领袖,甚至有“影子总督”之称,其子何厚铧是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一任行政长官。

    双方订约后,何贤派得力助手刘衡仲跟管理新花园事务的郭诚共筹此事,预备比赛前夜在池泳广场搭建一个可容八千观众的擂台,票价十元、二十元、一百元和二百元。结果门票没几天便告售罄,十元票被黄牛党哄抬至百元一张……轰轰烈烈的吴陈比武,就这样拉开帷幕!

    吴陈比武 正式开打!

    何贤促成吴、陈订约,何贤派人做前期筹备,门票没几天便告售罄。一切进行顺利,只是尚缺澳门总督史伯泰的一纸批文!须知各国各界之文件、来信彼时如雪片般投向澳门政府,均指文明社会不该有“合法杀人”的比武活动,澳门政府头疼国际舆论,迟迟不批申请。何贤问明缘故,急招陈克夫商议办法,后者保证不会打死吴公仪,而若势头不对,他便主动跌倒,吴公仪断然不会追击,如此便无人命之虞。何贤拍案称善,向澳督陈明对策,总算将其说服,批文很快签下。何贤自任总裁判,又设梁昌(澳门康乐体育会主席)、梁国荣(罗梁兄弟国术团总教练)、禤彦光(黄飞鸿爱徒禤镜洲之子)、刘法孟(鹰爪翻子拳掌门)、李剑琴(李氏健身学院院长)、董英杰(董式太极拳创始人)六位裁判。

    港澳社会为之狂

    当是时也,港澳媒体皆大肆渲染此事,导致香港居民争先恐后去澳门,都要目睹千载难逢的比武盛况。比武前夜,由港赴澳的“德星号”邮轮搭乘一千三百余人,打破港澳交通之历史纪录,次晨靠岸时值退潮,船身倾斜,险酿大祸。有业内人士估计那两天里到澳门的旅客数当有五千以上。澳门旅馆爆满,大量访客只好到“高庆坊”、“快活楼”等赌博区虚掷长夜。又有人组织押注,盘口不断刷新。其时吴公仪名震大江南北,赛前一月,买他赢的是四比一;赛前三星期时,降至三比一;赛前一星期时,又降至二比一;到了比赛前一日,几乎降至一比一。何以如此?皆因他五十有六,英雄垂暮,陈克夫则是三十七岁的英勇之年,而“白鹤拳”又最讲究凶猛、灵活。有些旅客之前没有押任何一方,便临时在船上打起赌来。

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七日下午二时十五分,澳督史伯泰夫妇来到新花园的擂台,由史夫人主持剪彩,女艺员方艳芬献花并介绍吴陈二人同澳督相见。剪彩之后,先有八和会馆的马师曾、红线女等八大明星义演助兴,唱曲娱乐,复由鉴泉太极社和泰山健身学院学员各自表演一番。三时四十分,司仪张瑛登台宣布比武开始。据观战者说:“那时爱都酒店的位置是两层高的新花园夜总会,那里的天台以及新花园看台的另外三侧也搭了棚架,到处都坐满了人。那时港澳分有好多门派,大家生怕有人闹事,都到现场助阵。为预防突发事故,现场也布满了手执轻型机关枪的警员。”一些买不到门票的观众,就只好聚集到电器铺前听直播。

    不胜不败不和

    吴公仪、陈克夫登台后,裁判之一的禤彦光向两人展示一柄青萍剑,以宣示执法权力。而第一回合就随之开始!据说两人刚一交手,眼睛便都发光,神情十分可怖。陈克夫使出西洋拳探对方虚实,吴公仪则摆出太极拳的架势,两手一摊,想做个“手抱琵琶”姿势,却被陈克夫一拳击中面部!吴公仪且战且走,有人见他退到台边,立刻猜测他是被陈克夫击脱牙齿,借机悄悄吐出;后来更有人说他当时直接将牙齿吞下了肚。吴公仪赛后听说这些,只好张开嘴巴给人看,证明牙齿完整。

    再说陈克夫见吴公仪退守台边,立如猛虎般扑上前去,哪知太极拳最擅长借力打力,竟被吴公仪顺手一带,打中鼻梁,幸有围台绳索阻挡,方未掉下台去。比赛规定六回合,第一回合至此结束。陈克夫当时穿白,鼻血如注,淌下来特别抢眼。看台上当时就有观众喊道:“老家伙厉害噃!”红线女没见过这等场面,当时就被吓晕。第二回合,吴公仪用力打中陈克夫的前臂,陈克夫怒而抬脚踢往吴公仪胯下,吴公仪以牙还牙却未踢中。何贤怕当真闹出人命,急忙敲钟叫停,援引赛前约定“不许用脚”一事,判双方“不胜不败不和”,二人握手退场。耸动万人的擂台大战,只三五分钟便告草草结束。而后,香港十二家影院纷纷放映本次赛事的新闻纪录片,收益同样行善。总计整个活动共筹款二十七万,而当年一层楼宇只开价一两千元。

    有人欢喜有人愁

    比武当天,香港各报均有特稿新闻招徕读者,比如《新晚报》就有《太极拳一页秘史》特稿,介绍吴氏太极和杨氏太极渊源,内云:“港澳万人瞩目的两派拳师比武,今天下午四时就要在澳门擂台正式上演了。当读者们读到这篇东西的时候,也许正是澳门擂台上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呢!(中略)谈起太极拳的借力打力,善于利用敌人的来势而打击敌人,的确有许多神奇的传说。吴公仪是太极派名手吴全佑的孙儿,吴全佑是得过杨派始祖杨露禅的“真传”的。杨露禅的许多故事,散见稗官野史、武侠小说,其中有不少神奇传说。”作者署名:梁羽生。再然后,便是当月十九日该报头版头条的“本报增刊武侠小说”重磅预告,以及二十日的《龙虎斗京华》第一期了。

    出乎大家意料的是,吴、陈比武以“不胜不败不和”落幕,两人握手言和,竟然成了好友。这就苦了当时的一群赌客。买吴赢的说陈克夫见了血,受了伤,理当我赢;买陈赢的则说吴公仪难道就没流血,两人都中几拳,但又都没跌倒,这可不好定夺。有些打赌款额较小的,相互饮茶赔了就算。比如一家洋行的两位职员,姓陆的买吴,姓陈的买陈,结果一个请吃饭,一个请看戏。而款额较大的就比较难办,据说有大到上万元的,真不知如何是好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