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关注我们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手机扫描直接访问
|
服务热线:400-12345678
| |
hot练习吴式太极拳的动作要领有哪些

  太极拳是现代很多人练习的一种运动,其实太极拳的种类也有很多,其中最常见的太极拳就有陈氏太极拳和吴 详细

陈式太极拳“牌位大王”陈发科名扬北京传

0
回复
293
查看
[复制链接]

1259

主题

1354

帖子

7611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7611
QQ
发表于 2018-4-18 17:5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     著名拳师陈发科(1887-1957)是号称“牌位大王”陈长兴的曾孙,陈氏十七世本门中的代表人物。他悉心传播陈氏太极拳,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。一九二八年,他应邀到北京授拳,从此,陈氏太极拳的真面貌才开始被外界人所了解。

        当时许禹生是北京太极拳界的显赫人物,对陈发科十分敬佩,且经常请教。一次,他主持北京的武术比赛,特聘陈发科为顾问。在研究打擂式比赛时,有人提出以十五分钟为限,陈发科认为时间太长,一则报名人多,比赛时间必然拖延下去,二则即使打笨架十五分钟也应分出个胜负来了,何况是武术比赛。他认为:“嘴里念‘一、二、三’三个字,甚至只念一个字就应 立决雌雄。”

        当时李钊华在场,李系东北大学武术教师,原练八卦,功夫颇深,且身高六尺,体重近二百斤。他在旁犹豫说:“能那么快吗?”陈发科笑笑说:“你不信,咱们就试试看。”于是让李钊华进招,李掌刚到胸前,只见陈发科略转身如闪电般发肘,把李打起尺许,撞在墙上,将墙上挂的照片镜框震得粉碎而落。大家哄堂大笑,李钊华起来也边笑边说:“信了,信了,您这下子把我的魂都吓飞了。”陈发科笑问:“你怕啥?”李说:“您要伤着我呢?”陈问:“你哪里疼了?”李摸摸身上,哪里也不疼。回想被打时,仅仅觉得擦着衣服,就不由自主地飞起来了;低头又见自己所穿的礼服呢马褂上蹭有墙上的石灰,但拍打不掉,才知自己撞墙时,竟将石灰蹭进布纹里去了。至此,在场的人无不赞佩之至。于是,便采纳了陈发科的意见。从此,李钊华也拜了陈发科为老师。

        比赛中间,由全国第一流的摔跤老手沈三莅临。两位名家见面,互道仰慕后,沈三率言对陈发科说:“我们摔跤的对太极拳没有了解,总以为是活动活动身体,而不是武术,如抽签恰好与摔跤的抽在一起,该怎么办?”陈发科笑答:“当然也该有办法,比如过去临敌,岂能挑选对手?不过,我却不一定准能应付。”沈三说:“咱们就研究研究。”随即,陈发科将两臂故意伸出叫沈三抓住,观者正欲看精彩比试,不料没三秒钟,二人相视哈哈大笑,却结束了。

        两天后的晚上,沈三提着礼物来看望他了。一见面,沈三就说:“那天多承陈老师相让,感谢,感谢!”陈笑说:“哪里,哪里,彼此,彼此。”在场的陈发科的徒弟,不禁惊愕不解。沈三见此情景,便问:“你们老师回来没和你们说吗?”众徒弟回答:“只字没说。”沈三激动地一拍大腿,伸出大拇指,高叫一声:“嘿,你们老师属这个!可好好跟他学吧!陈老师不但功夫好,而且人品更好!你们以为那天俺们俩没比试吗?‘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’,陈老师让我抓着他的两只胳臂,我想借劲借不上,想抬腿也抬不起来,我就知道他的工夫比我高多了。这时陈老师要摔我,一摔一个准儿,可他当着众人却给我留了面子,背后又没宣扬,真够朋友!今天,我特来表示感谢!”沈三走后,徒弟们问老师为何摔他,老师一反素日的和颜悦色,陈下脸来说:“为什么要摔人家?如果你们处在沈老师的地位,原不愿意当着大伙面,挨一下摔?”接着他又平心静气的说:“一个人成名不容易,我们应当替人家爱护名誉。古人讲‘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’,损人利己的事咱们不能干,就是连想也不应当想!”

         平日,陈发科从不主动去找人比试,但有人找上门来,也不拒绝。不过,每有比试,总是预先声明:“你有什么绝招,尽管使出来,我如不胜,甚至受伤,不但不怪你,还要拜你为师。至于我,却保证点到即止,决不损伤你一根毫毛。”他教导徒弟也是如此要求:发劲必须加在对方的胳臂上,不可直接发在身上,以免脏腑受伤;还不能撒手,以免对方跌倒碰伤。过去人们常说“同行是冤家”,陈发科在北京几十年,武林中却从没有冤家,而且其它门派拳师提起他来,也无不点头称赞。一次,民国大学欲高薪聘陈发科为武术教师,而辞去原来卖豆腐的武术教师。他提出:同教可以,打掉人家饭碗我可不干。此时因校方是私立,不愿出双薪而作罢,但却为武林所乐道。


        北平街上,陈发科依旧乡下打扮,一身布衣,头上还裹着条毛巾。他围着国术馆走了一遭,来到大门口,见两人抱臂倚在门旁,一幅得意神情。他眨眨眼,想试探一下,便拾级向里闯去。刚走进一只脚,就被两边的人按住双臂,道:“干什么的?”陈发科一看,抖肩解开双臂说:“找你们这里的头儿。”两人答道:“今天头儿不在家。”陈发科拿眼一扫:“那好,改日我再来。”转身便走。

        第二天,同仁堂王先生和陈发科一起上街,行至国术馆门前,道边站的几个人见王先生过来,上前挡住王先生的去路:“王先生,货带来没有?”王先生看了看陈发科,支吾道:“没……没有带来。”“没有?进去和我们头儿去交待吧!”说着架起王先生进了国术馆。陈发科在旁没搭言,跟着进了国术馆。

        陈发科环视院内,迎面正堂上挂着“研武厅”三个大字,庭堂前排列着十八般兵器,一伙人正在舞刀弄枪。靠西边台阶上站着一个人,身高六尺有余,看上去煞是威风。他就是国术拳师,姓阎,名雷,自称阎王爷,人送外号“六百斤”。他双臂展开能挂六百斤的东西。因他高大力足,武功又好,盘踞国术馆多年未遇对手,堪称北平一霸。

        一个小徒弟上前说道:“阎师傅,王先生来了。”六百斤扬扬眉,扯嗓道:“王先生,我上次向你要的东西呢?”王先生忙答:“本店实在没有。”六百斤大怒:“放屁!大药店没有虎骨酒?”他便说边走下台阶,伸手抓住王先生的肩头,疼得王先生呀呀直叫。这时,陈发科在后边喝了一声:“住手!”六百斤听身后有人喝他,抬头一瞧,见是个乡下人,便指着陈发科说:“哪来的乡巴佬,敢顶我阎王爷,胆子不小。”凑到陈发科跟前。王先生急忙过来:”阎大人,这是我店上的徒弟,他——”。六百斤并没有听王先生介绍,只狠劲儿地瞪着陈发科。陈发科并不示弱,也横眉冷对。六百斤咬咬牙,从嘴里取下烟头,用力按在陈发科的脖子上,陈发科不知此馆的暗机,指骨节咯咯作响,但没轻易出手。一旁的王先生忙上前说:“阎大人,我这徒弟也会点拳脚,相约个日子跟你比划比划,不知意下如何?”六百斤回头一笑,头摇得像拨郎鼓:“我看还是免了吧!”王先生看了看怒色未尽又冷静异常的陈发科:“今天先到这里,改日再来。”

        三天后,国术馆热闹非凡,堂前摆着兵器、桌椅,北平众多武林人士坐到两边。陈发科进门时,六百斤的大徒弟正在练枪,六百斤在旁说:“列位请看,阎家枪,光见明,风雨不透……”。他话音未落,陈发科已摘下礼帽,嗖地飘了过去,将礼帽戴在了练枪人的头上。四周一阵哗然。

        就在这时,王先生趁机上前介绍说:“列位,这位就是河南温县陈家沟陈发科,世袭太极拳,初来北平,想与阎大人小试,望列位赐教。”陈发科向两边点点头,一侧坐下。不一会儿,赛场已安顿停当。六百斤与陈发科上场向各位施礼后,便在场中拉开了架子。两人看上去,一个壮壮实实,一个膀大腰圆,双方各自暗蓄力,伺机进攻。走过几圈,六百斤显得有些不耐烦,朝陈发科心窝虚晃一拳,接着,双手齐出,向陈发科肩膀抓来。陈发科见势,一缩身,双手向上架开,出掌砍在六百斤的双肋上,借着六百斤撤身之机,侧身用右肩一靠,六百斤后退不及,滑出倒坐在地上。六百斤从未败过,心里一怒,起身抡拳,招招逼近,不给陈发科一丝空隙,看上去六百斤力大壮实,但却并不笨拙,出拳同时,一个扫腿过来。只见陈发科纵身翻起,稳稳地站在地上,六百斤又想打个立足未稳,再次扑向陈发科。陈发科并不躲闪,待引进落空后,急转体,六百斤拳落空处,又无力收回,见陈发科只一抬腿,正顶六百斤小腹,将其撞倒在地,好一会儿爬不起来。    

        国术馆下面的看客纷纷向陈发科拱手道贺。再看六百斤已悄悄溜入侧房。按国术馆的规矩,陈发科接任六百斤执教。从此,陈发科一直在北平国术馆执教,解放后定居北京。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