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

home

  home恢今未定之官,孙乾只称其字。,恢今未定之官,孙乾只称其字。

  备顾视,竟是亮,亮无如坐之他人也有喜志,而诸葛亮满之重。备顾视,竟是亮,亮无如坐之他人也有喜志,而诸葛亮满之重。

  “德昂(恢字),以何而笑?岂本王误矣乎?”刘备之色有点不好。“德昂(恢字),以何而笑?岂本王误矣乎?”刘备之色有点不好。

  且居其兵击下皆死矣,岂有能救刘璋?..且居其兵击下皆死矣,岂有能救刘璋?..

  “其属意,以璋今日,其来之兵?”。”恢道。“其属意,以璋今日,其来之兵?”。”恢道。

  坐者他人亦惊,张之望诸葛亮之纷,其亦不知璋岂复有兵来。坐者他人亦惊,张之望诸葛亮之纷,其亦不知璋岂复有兵来。

  “不错,益州今同在本王掌握下矣,刘璋之不可复救之。”。”刘备自满之道。“不错,益州今同在本王掌握下矣,刘璋之不可复救之。”。”刘备自满之道。

  成都今已得为其囊中物矣,若被人乱其谋,使其一者,其死不瞑目!。成都今已得为其囊中物矣,若被人乱其谋,使其一者,其死不瞑目!。

  见诸葛亮满之凝色,刘备心铿然之,有而不善之动。见诸葛亮满之凝色,刘备心铿然之,有而不善之动。先主即应之矣,气里带深者忌。先主即应之矣,气里带深者忌。

  “不错,益州今同在本王掌握下矣,刘璋之不可复救之。”。”刘备自满之道。“不错,益州今同在本王掌握下矣,刘璋之不可复救之。”。”刘备自满之道。

  “不错,益州今同在本王掌握下矣,刘璋之不可复救之。”。”刘备自满之道。“不错,益州今同在本王掌握下矣,刘璋之不可复救之。”。”刘备自满之道。

  home忽有人声,折了刘备之说。忽有人声,折了刘备之说。恢之气中满矣必。

相关阅读